颠鸾倒凤不知天地为何wu(h)(1/2)

被魇的手掌轻拍过的地方留下一阵酥麻,刚被手指开拓过的小xue又是一缩,挤出一缕银丝,晃晃悠悠地挂在皱缩的小Yin唇上,随着兰彭的移动,勾连上了魇光滑的gui头。

魇的手掌又回到了兰彭的腰间,扶着她让她按照自己适应的节奏慢慢往下沉。

坚硬的gui头缓缓破开xue口,推挤着xuerou,rou壁分泌着粘ye润滑棒身上的每一根青筋,一面把巨物往深处纳入,一面又蠕动着包裹住这根粉色的大Yinjing。

随着rou根的深入,诡异的饱胀感好像连接着她的喉咙,兰彭忍不住咽了口口水,胸口闷闷的感觉还是挥之不去。

背后的魇平坦的胸口贴着她的背,炽热的吐息近在咫尺,他的喘息越来越粗重,掐着她腰间的手指用力陷进软rou里。

她出了一身汗,两个人的皮肤汗津津地贴在一起,又热又滑腻。

身下的Yinjing还没被完全吞进去,充血的棒身变成了深红色,被小xue里流出的yInye浇得亮晶晶的,两片胖乎乎的花唇夹着润滑的棒身,在兰彭下沉的动作中摩擦发出滋滋的yIn声。

“顶、顶到底了……”

兰彭微弓着腰,窄小的Yin道已经被魇的Yinjing顶开了,gui头硬硬地抵着花心,但屁股好像还是悬空着的,魇的Yinjing还有一小截露在外面。

她不敢再深入了,垂着头张开嘴喘息,内壁的软rou随着呼吸的节奏一张一缩地咬着体内的异物,她忍不住像小狗一样把舌尖吐出来缓解饱胀感。

魇的呼吸也在颤抖,紧贴着兰彭后背的胸口起伏得很厉害,压抑在喉咙里的呻yin都有点沙哑。

察觉到兰彭的停滞,他出声问:“很疼吗?”

兰彭摇摇头,进入的过程虽然有些艰难,但是她体内的水ye很丰沛,润滑得很好,前戏也做过扩张了,她只是……

“我有点饱……”兰彭低声回答。

“……”

魇和她凑得很近,在耳边咽口水的声音很大声。

“……兰兰。”魇叫了她一声,兰彭一偏头嘴唇就被他吻住了。

魇主动含住她的舌头,手掌滑到兰彭挺翘的ru房上,灵巧的手指覆盖在nai球上,像揉面团似的揉捏她的rurou。

嫣红色的nai头在指缝间挺立着,nai孔张开,被挤压着喷出ru白色的汁水,有些淋在男人的手背上,有一些则流到兰彭身上,和滑腻腻的汗水混合起来,结合成一股混着nai香的催情气息。

被玩弄ru房的快感刺激得兰彭xue内瘙痒,xuerou自发蠕动着吸住体内的rou棒。

兰彭一边和魇接吻一边试着动起腰,让棒身上的青筋摩擦着内壁止痒,gui头也小幅度地顶撞着收缩的花心。

好舒服……好舒服……

和喜欢的人做爱居然这么舒服,魇的粉色大rou棒真的好好用,又硬又长,按着她的心意戳刺她xue里的敏感点,每一根青筋都能让她用来抚平xue里的痒意。

两个人的rou体相缠,急促的呼吸都混在一起,魇的气息包裹了她,她的身体又容纳了魇,彼此都为对方敞开的愉悦甚至超过了性爱带来的快感。

兰彭晃动的幅度越来越大,扭着腰控制rou棒搅着xuerou,让gui头更深地陷进柔软的花心,魇露在外面被冷落的一小截Yinjing也被兰彭一点点地纳入Yin道里,噗嗤噗嗤的插xue声和水声也越来越大。

两个人交错在一起的呼吸又重又沉,直到魇吐着舌头喘着气放开兰彭的唇,混着yIn欲气息的空气被吸入肺部时,兰彭才发现她原来也有些喘不上气了。

“哈……啊……”魇一放开兰彭的嘴唇就爽得呻yin起来,把脸埋进兰彭布满汗珠的颈侧,“兰兰好厉害、里面在咬我……”

男人灼热的呼吸拂过颈侧时,热得快要烧着的身体好像沸腾了起来,兰彭猝不及防松了腰上的劲,任由坚硬的rou棒破开花房,把魇整根Yinjing都吃了进去,白嫩tunrou撞上两个柔软的睾丸发出响亮的“啪”声。

“呃……”兰彭猛的仰起

本章尚未读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---->>>

  • 上一章

  • 返回目录

  • 加入书签

  • 下一页